更多...
 
牡丹江香烟批发

  牡丹江香烟批发 香烟批发网【微信yus6839 董先生 QQ:162131356】可全国‘快递货到付款’交易。买烟网,中华香烟批发,批发香烟,香烟网,高仿香烟批发,哪里有香烟批发,高仿中华香烟批发。

 

原标题:牡丹江香烟批发 文章发表时间:2017年06月27日 23:40


从酒店房门下塞进来的“小卡片”
酒店监控显示散发“小卡片”者殴打前来阻拦的酒店员工 本版图片/酒店方供图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困扰酒店的这一顽疾。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两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两个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头部。客房阿姨见状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最终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也发现了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然而,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居然又来了几个人,径直找到酒店保安予以报复,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酒店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成为普遍现象。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入侵”?昨日,华住酒店集团CEO  张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她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虽然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

  “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 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向记者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责任编辑:张岩


从酒店房门下塞进来的“小卡片”
酒店监控显示散发“小卡片”者殴打前来阻拦的酒店员工 本版图片/酒店方供图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困扰酒店的这一顽疾。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两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两个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头部。客房阿姨见状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最终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也发现了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然而,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居然又来了几个人,径直找到酒店保安予以报复,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酒店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成为普遍现象。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入侵”?昨日,华住酒店集团CEO  张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她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虽然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

  “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 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向记者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责任编辑:张岩


从酒店房门下塞进来的“小卡片”
酒店监控显示散发“小卡片”者殴打前来阻拦的酒店员工 本版图片/酒店方供图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困扰酒店的这一顽疾。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两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两个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头部。客房阿姨见状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最终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也发现了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然而,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居然又来了几个人,径直找到酒店保安予以报复,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酒店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成为普遍现象。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入侵”?昨日,华住酒店集团CEO  张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她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虽然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

  “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 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向记者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责任编辑:张岩


从酒店房门下塞进来的“小卡片”
酒店监控显示散发“小卡片”者殴打前来阻拦的酒店员工 本版图片/酒店方供图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困扰酒店的这一顽疾。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两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两个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头部。客房阿姨见状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最终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也发现了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然而,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居然又来了几个人,径直找到酒店保安予以报复,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酒店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成为普遍现象。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入侵”?昨日,华住酒店集团CEO  张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她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虽然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

  “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 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向记者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责任编辑:张岩


从酒店房门下塞进来的“小卡片”
酒店监控显示散发“小卡片”者殴打前来阻拦的酒店员工 本版图片/酒店方供图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困扰酒店的这一顽疾。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两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两个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头部。客房阿姨见状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最终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也发现了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然而,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居然又来了几个人,径直找到酒店保安予以报复,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酒店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成为普遍现象。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入侵”?昨日,华住酒店集团CEO  张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她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虽然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

  “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 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向记者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责任编辑:张岩

相关新闻

稿源: GRbJw       在线编辑: VsjWc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城市学院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首 页 关于学校 新闻动态 招生管理 教务管理 教师招聘 合作交流 联系我们
2011年国庆放假通知
高考复读学校教师节座谈会
深圳市招调工培训中心
华南农业大学财会与审计专...
深圳大学销售管理自考招生
2011成人高考培训火爆招生
华南师范大学2011级教育管...
09届678分梁震宇复读感言
清华大学孙任飞复读感言
深大成教院会计本科(5、6...
人大网院2009年公益活动报...
网上人大邮政金融专业新生...
网上人大2008毕业典礼照片...
华南农业大学会计自考招生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采购与供...
深圳大学物流管理自考招生
深圳高级中学教苑中学碧波...
中国人民大学网络教育深圳...
西安交通大学职业技术暨继...
深圳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概况
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
 最新通告:   艺考文化冲刺班招生啦 [2017-2-9]   深圳城市学院高考复读2012年招生简章 [2012-7-11]   深圳城市学院高考复读学校2012届学生家长会圆满落幕 [2011-11-14]
·2016年深圳市“年度教师”巡回分享报告会(二)
  走出深圳 传经送宝 ——2016年深圳市“年度教师”巡回分享报告会(二)   2017年4月11日-15....
2016年深圳市“年度教师”巡回分享报告会... [2017-4-20]
深圳城市学院顺利举办第二期国家绘画投射... [2017-4-18]
深圳城市学院 2016年“年度教师”巡回分... [2017-4-18]
2017年深圳市龙华区民办骨干班主任高级研... [2017-4-18]
 
深圳市教育局关于举办第一期幼儿园园长提高培训... [2013-1-14]
深圳市教育局关于举办公办中小学校长资格班和提... [2013-1-14]
深圳城市学院高考复读2012年招生简章 [2012-7-11]
深圳市第五期民办中小学校长任职资格培训班通知 [2012-6-8]
深圳市第21期幼儿园园长资格培训班通知 [2012-6-8]
2012年1月深圳市教育系统海外英语水平测试报名... [2011-12-23]
201202学期深圳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毕业考试安排表... [2012-11-26]
深大成教学院关于二○一二年中秋节及国庆节放假... [2012-9-25]
深大成教院(成教中心教学点)2012学年第一学期... [2012-9-15]
深大成教学院成教中心教学点2012年第二学期课程... [2012-9-5]
深大成教院(成教中心教学点)2012学年第一学期... [2012-6-25]
关于组织广东省农村小学校长提高培训班学员赴山东... (10/2012)
校长任职资格培训心得体会 (7/2011)
深圳市第四期民办学校校长任职资格培训班系列报道... (7/2011)
深圳市第四期民办学校校长任职资格培训班系列报道... (7/2011)
深圳市第四期民办学校校长任职资格培训班系列报道... (7/2011)
点击报名
2017-2-9
艺考文化冲刺班招生啦
2012-7-11
深圳城市学院高考复读2012年招生简章
2011-11-14
深圳城市学院高考复读学校2012届学生家长会圆满落幕
2011-6-22
2013成人高考考前辅导正在开课!!!
2016年下半年教师招聘考试...
2016年教师招聘考试(考编...
东南大学远程教育(网络教...
深圳市幼儿园教师任职资格...
幼儿园教师任职资格培训班...
深圳市教育局关于举办深圳...
参加高考复读的主要原因
高考临场发挥不好
高考备考不够充分
还没考上某某大学
亲朋好友要我复读
   
中心概况:
资质荣誉 | 学校简介 | 历史沿革 | 学校领导
部门设置 | 大事年表 | 领导关怀 | 名师风采
校园风光
教务管理:
管理规范 | 学籍查询 | 成绩查询 | 教学资源
本周课表 | 今日课表 | 校外教点 | 教师招聘
招生管理:
在线报名 | 学历教育 | 岗位教育 | 教师培训
职称考试 | 等级考试 | 社会助学 | 合作办学
新闻动态:
学院公告 | 教务公告 | 招生信息 | 教务信息
干训信息 | 最新招生 | 学生活动 | 网上下载
合作项目 | 联合办学 | 院校交流
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校概况 | 招生管理 | 教学管理 | 合作交流 | 联系我们
深圳城市学院 Copyright (C) 2006 shenzhen adult education center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振华路21号 邮编:518031 服务电话:83749111
投诉和建议请与webmaster@szcj.edu.cn联系 [粤ICP备06035625号]